<<生年不满百>>改写---鲍菲梵

向下

<<生年不满百>>改写---鲍菲梵

帖子 由 Only Martini 于 周四 八月 29, 2013 9:10 pm

生年不满百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
愚者爱惜费,但为后世嗤。
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这是一篇出于古乐府《西门行》,是古诗《十九首》的第十六首,产生于先秦两汉,先人在两千多年前发自肺腑由衷的感叹——人的一生,常人也就是满不到一百岁,能活到八九十岁就会被称为人瑞之年,高寿了,常被人赞誉“仁者寿”,“德高寿”,这已是人们的很高期待的幸事了。想想这有限的时日,还要有种种的考虑:想到子孙们今后的生活有无保障,过得会不会衣食无忧、幸福,有无战乱、分离。自己家族的冢墓计划会不会子孙后代昌盛,延绵兴旺……真是忧虑重重。白天是如此短暂,黑夜是如此漫长,那又么何不拿着烛火,享受健康的生活呢?
将生命的白昼沉浸在游乐之中,为什么要等到以后呢?那些日思夜想而不快乐的人,只想着多为子孙后代攒些钱财。这样的想法显得略有些愚蠢,而后世子孙也未必因为先人节省钱财,而领情。人生在世,应当寄情于山水,应当把或许还会嗤之以鼻,认为先人不会享福呢。像王子乔那样成仙的人,恐怕以后很难等到了。
我欣赏这首诗,它以放浪之语抒写“及时行乐”的奇思奇情之作,似乎确可将许多人们的人生迷梦“唤醒”;有些研究者将这类诗作,视为汉代“人性觉醒”的标志。仔细想来,“常怀千岁忧”的“惜费”者固然愚蠢;但要说人生的价值就在于及时满足自己的纵情享乐,恐怕也未必是一种清醒的人生态度。实际上,这种态度,大抵是对于当时社会动荡不安、人命危浅的苦闷生活的无力抗议。所以说,本诗是以旷达狂放之思,表现了人生毫无出路的痛苦。




初一(7)班
鲍菲梵
avatar
Only Martini
白纸片

帖子数 : 19
注册日期 : 13-03-03
年龄 : 1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