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首古诗改写 周际——————

向下

——————三首古诗改写 周际——————

帖子 由 07周际 于 周四 八月 29, 2013 11:53 am

渔家傲——范仲淹
秋日,傍晚,边塞一味的荒凉,只有稀少的人烟,漫天的黄沙从空中呼啸而过,萧瑟重重,又充满一番浓重的惬意。南归的大雁,成群结队地滑过天际,我等待着它们降落到我身前,望着天空,他们却无视了我,飞走了,那样的无情,似是厌烦了硝烟战火,飞向了远方。我低下头来,看了看周围,一丝杂草,一朵花都没有,只有那漫天漫地的黄沙。我们输了,我们输了这场战争,那悲壮的军乐和杂乱的边声混杂在一起,在我耳边徘徊,拨动着我的情怀。群山被烟雾缭绕,我想看清整座山,想看清山中的东西,但那烟雾始终不愿意满足我,使我有些失落。终于,我看见了!有一座被人遗忘的孤城,城门紧闭着。太阳一遍又一遍得落下有一遍又一遍得升起,一天一天过去了。只有在落日下,我看见了袅袅的长烟从“死城”里冒出,这让我感到意外,我惊呼道:“它是存在的”。城外、山外战士们喝着带来的陈旧的酒水,消去自己的烦恼,思念着自己的亲人,想要回家。但他们都知道,这不可能,我们还没有胜利,没有立功,我们不能回家。我们立下豪言,要胜利。战场不会消失,战士更不会消失,而我们的胜利呢?这让我们感到绝望。絮棉不绝的羌管声飘入我们的耳中,扣动心弦几道泪水从每个人脸庞划过。秋天走了,冬天来了,而我们还没走,我们还要征战。没有人在笛声哀怨的夜晚睡着,又有几人能抵抗无眠?每个人都失去了信心,他们恐怕再也见不到亲人了。但是战争如果不结束,边疆不稳定,他们又怎能安心?帐中的将军和战士,已从青丝变成了白发,铁血男儿的眼泪已失去最后的防线。
07周际
07周际
墨点子

帖子数 : 30
注册日期 : 13-03-03
年龄 : 1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三首古诗改写 周际——————

帖子 由 07周际 于 周五 八月 30, 2013 10:00 am

《扬州慢》——姜夔
大雪纷飞,满地白银,就到扬州了!
我景仰淮左名都扬州。我的景仰,一半是因为扬州的繁华,一半是因为杜牧的才气。杜牧当年逗留扬州,留下了许多诗篇。我喜爱他的“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在他笔下竟是如此写意。我喜爱他的“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当年扬州的十里长街,可以繁华得令人向往,令人走在街上也如沐春风。当年,扬州碰上了杜牧,杜牧进入了扬州,这一场相逢,真是幸事啊!杜牧的才气因扬州而更加飞扬,扬州的繁华因杜牧而终成永恒。
如今,终于要到了,我满心期待着。
扬州到了,到了。
可是,走过杜牧流连的十里长街,放眼望去,我却惊呆了。没有了满地的珠帘,消逝了帘后的佳人,满眼的满眼,却尽是那野生的荠麦。荠麦青青,自由而地生长着,弥漫成满城的春色。这春色,竟却是 “城春草木深”一般。这样的春色越深,我内心的扬州就越远,眼前的扬州就显得越悲凉。
一路上,不时的还可以看见破落的城墙,可以看见被焚烧过后又矗立在那的乔木。那些城墙,那些乔木,都在诉说着金兵对扬州的焚掠,控诉着战争的罪恶。黄昏渐至,守城的士兵吹起了号角。清越的号角声搅起初春的峻峭寒意,在这空荡荡的古城里,竟成为悲凉。
杜牧啊,你若重回扬州,你会如何?你的风流才气,只适合当时的扬州,却不适合我眼前的扬州。你能替我说说我的悲痛吗? 而真正见证过扬州今昔的,是那明月,是那二十四桥。唐时的明月,唐时的名桥,如今犹在,只是啊,当我把探询的目光投向他们的时候,桥下的清波荡漾,波心茫茫;桥上的的残月清冷,静默无声。它们无语,只有那桥边的芍药,却还在怒放。
最无情的,就是这芍药吧。无人欣赏,你为谁而开?扬州日败,你却年年怒放!

07周际
07周际
墨点子

帖子数 : 30
注册日期 : 13-03-03
年龄 : 1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三首古诗改写 周际——————

帖子 由 07周际 于 周五 八月 30, 2013 10:20 am

《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李白

一个个昨日弃我而去,不作停留。接踵而至的今天,多少忧愁涌上心头。万里长风崔松鸿雁南飞,面对这样的美景,激起了我高楼畅饮的豪情。您(叔叔)的文章有建安时代的风格,我的诗句像谢朓那样秀发。我们两个都怀着豪迈超逸的兴致,雄心壮志,直飞青天,向上青天把明月揽在怀里。抽刀断水水流得更急,举杯想消愁更增加许多无法排遣的愁思。人活在尘世间不能称心如意,民田就散着头发夹一叶扁舟归隐江湖。
07周际
07周际
墨点子

帖子数 : 30
注册日期 : 13-03-03
年龄 : 17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