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雨潇暑假三首古诗改写

向下

陈雨潇暑假三首古诗改写

帖子 由 陈陈陈陈陈雨潇 于 周三 八月 28, 2013 6:39 pm

《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 改写
李白任职于翰林院,因被别人嫉贤妒能而被迫离开朝廷。他曾经怀着的远大的政治理想破灭了。在一个凄冷的晴天,他独自一人坐在高楼上,静静的看着下面一片凄凉的秋色,抬头远望秋风吹送的秋雁,内心极度空虚寂寥,无奈的自言自语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他颤抖的告诫自己:昨日的美好已经成为过眼云烟,如今的状况还是浪迹天涯吧。想着想着,他又为自己斟了满满一喝酒,酒杯刚触到到嘴边,他又惋惜起来,我的文章可以和蓬莱洞中的仙人比拟,还有建安时期的风骨,这样的才能怎能没法留在朝廷呢?哎!而后一饮而尽。李白一次次的干了杯中的酒,可忧愁并没有随杯中的酒减轻,反而是越喝越愁。就像是用宝刀去砍瀑布的流水一样越砍水流越猛,就像是举杯喝酒越喝越惆怅一样。此时喝的烂醉如泥的李白再次仰望天空,一轮圆月高高的悬挂在空中,李白奋力的去抓那天空中高悬的月亮,空空如也,李白思绪万千,从古至今我们这些文人们,都满怀豪情逸兴,飞跃的神思像要腾空而上高高的青天,去摘取那皎洁的明月,他越想越发激动、高昂,于是发出了“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的呼喊。酒意过后,李白彻底清醒了,面对满眼秋色,痛快的对自己说:人生在世竟然如此不称心如意,还不如明天就披散了头发,乘一只小舟在江湖之上像个道士一样自在地漂流,落得逍遥自在。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改写
    辛弃疾独自站在山顶上,望着下面的疆土,不禁感慨道:历经千古的江山再也找不到向孙权那样的英雄豪杰了,舞榭歌台,现在依旧还有,但已经感受不到他当年的繁华景象了,英雄业迹都被历史的风雨吹打而随时光流逝了.怀着沉重的心情,辛弃疾缓缓的走到下山,来到一条荒凉破败,杂草丛生的小巷中,阳光斜照在偏僻荒凉的普通街巷上面,辛弃疾不禁回想起这就是人们说的寄奴曾住过的地方。回想当时啊,刘裕率兵北伐,配备精良,气势好象猛虎一样,把盘踞中原的敌人一下子都赶回北方去了。何等痛快,何等威风.而面对眼前的此情此景,自豪间思绪又回到刘裕的儿子年间,刘裕虽然是人中豪杰,收复了失地,但儿子却不然,好大喜功, 想要再封狼山,建功立业, 元嘉年间兴兵北伐,,由于草率从事,在时机不成熟时鲁莽发兵,结果,仓皇失措,只落得大败而逃..往事不堪回首,现如今四十三年过去了,向北遥望,当年扬州一带遍地烽火,的景象,还历历在目一般, 在敌占区里后魏皇帝佛狸的庙前,香烟缭绕,充满一片神鸦的叫声的社日的鼓声好像就在眼前,想起当朝宰相韩倔胄用事,重新起用我辛弃疾。但这位裙带宰相是有目的的,就是急于北伐,起用主战派,以期通过打败金兵而捞取政治资本,巩固在朝势力。但战争决非儿戏,一定要做到知己知彼,此时战机未成熟,不能草率行事。哪知,韩倪胄却猜疑我,贬我之为镇江知府。谁还来问:廉颇老了,饭量还好吗?



《金缕衣》 改写
   杜秋娘老了,她一个人蹒跚着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穿着华丽的外衣,却怎么都走不轻盈。此时他看到了路边盛开的一多多,一缕缕的鲜花,们争相开,屡屡芳香阵阵袭来,杜秋娘情不自禁地回想起自己的过去,青春年少,想不尽荣华富贵,每天穿金戴银,在轻歌曼舞中虚度,在风花雪夜中缠绵,觉得自己永远不会老去,哪知光阴如流水,岁月在我身上刻下深深的印记,虽然还是拥有荣华富贵,但青春已失去,金缕衣包裹下的已是一具空壳。面对包围在自己身边怒放的花朵,杜秋娘深深地感叹到:不要爱惜用金钱织成的华丽衣裳,而应爱惜少年时光,就像这盛开的鲜花,要及时采摘。如果采摘不及,春残花落之时,就只能折取花枝了。人们呀,不要贪恋富贵荣华,而要珍惜少年美好时光。青春时期可以做出一番事业,奋发图强因而,应抓紧这美好的时光赶快做出成就,而不要等青春过去,一事无成不能开花时徒自悲伤。

陈陈陈陈陈雨潇
白纸片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3-08-15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