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弛,三首诗改写,可能有些晚

向下

张弛,三首诗改写,可能有些晚

帖子 由 张弛04未知学号 于 周一 八月 26, 2013 9:53 pm

虽然说尧帝功劳很大,但是对于我们低阶层的劳动人民来说,我们还是遵循之前的作法,在太阳出来时劳动,在太阳落下时休息,如果渴了,就随便凿个井,弄点水喝。自己种田,为一年的粮食劳动。那么既然没有改变,尧帝对于我们就是无稽之谈。我也在种田,就像之前我说的有没有尧帝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简单的来说,打仗是受苦的是我们低层次百姓,***时上层享福了,我们还在受苦受难的没日没夜的工作,只有极其盛大的时候,我们才能稍微喘口气。但不多久又会被战争所打垮。享福的永远不可能有我们的名字,但我们的存在却是托起了整个帝国的繁荣。当他们在想乐的时候我们都还在受苦受难,作为托起他们权利的百姓们,他们却从来只把我们当成奴隶,只是用我们给他们的权力来蹂躏我们,当我们反对他们的时候,又用我们给他们的权力来调动人马,把我们镇压下去。我们在他们眼里真的就只是一群弱小的蚂蚁么!我们就真的不可能在他们面前有尊严么,他们可以任意摧残我们,而我们的报复行为就被认为是以下犯上,是罪不可恕!在衙门之中,往往是钱多的一方获胜,他们就为了一些钱,给那些好人定下一个个的滔天大罪!可这些钱往往又给我们定罪是从我们那里压榨出来的,用我们的钱来定我们的罪,这又是什么道理!凭什么他们一开始就有钱有势,,又用那些钱来谋取更多的利益,我们是他最大的经济来源,不是强抢,就是强行用低价来买价值很高的物品,再卖到很高的价格,这样的事,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好皇帝再好也无法阻止这件事的继续恶化,坏皇帝在坏,也只不过是加快这件事的发生而已。一切照旧,都是原来的样子。

张弛04未知学号
墨点子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3-03-02
年龄 : 18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张弛,三首诗改写,可能有些晚

帖子 由 张弛04未知学号 于 周二 八月 27, 2013 9:49 pm

长江卷着无数的水流向东不停的流去,好像永远都不会停止一样。在浪花里,曾经不知道有多少英雄的尸骨在这里被冲得荡然无存,一点曾经存在的痕迹都没有,若非世间有那么多的人的祖先曾经在那里活下来,可能他们根本就不会在整个历史中出现(不是指类似于史书那样的,而是像从开始到结束仿佛就没人曾经认识过他一样)。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但那湍急的一道道水流好像在与我诉说这些悲惨的战争。当时它又是怎样用鲜红色的河水在向交战的双方提出一声声抗议,却又是那么的无力。无论成功与否,失败与否,那又会怎样?到头来不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么?你成功或失败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青山也还是原来的山,绿水也还是原来的水,你的成败无法改变这原有的样子,谁的成败都不行。但它的主人是可以换的。夕阳红的像火,像血。难道夕阳与长江共同见证着那一幕幕惨状,而夕阳被染红了却无法像长江一样洗刷自己么?白发苍苍的渔夫与同样寂寞的樵夫,静静地坐在临近江边的地方。早就已经看惯了这草原上的各种悲欢炎凉,也正是这各种的姿态,环境造就了现在的渔樵二人。也许是因为同样寂寞,才使他们两个不同行业的人成为了好友。也正是因为是好友,自然就不用有多少顾虑了,随便找一壶酒,一碟菜便在江边感慨自己的寂寞,也在聆听别人的悲哀,实在叹息自己的过去,也在欢喜现在的好友。无话不说,无话不谈就是朋友,不拘小节就是铁兄弟。于是他们就在这曾经被血染过的长江,以及现在还透着红的夕阳的陪伴下笑着谈起了从古至今的大大小小的各种事情。

张弛04未知学号
墨点子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3-03-02
年龄 : 18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张弛,三首诗改写,可能有些晚

帖子 由 张弛04未知学号 于 周二 八月 27, 2013 9:50 pm

第一个是击壤歌,第二个是临江仙。

张弛04未知学号
墨点子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3-03-02
年龄 : 18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张弛,三首诗改写,可能有些晚

帖子 由 张弛04未知学号 于 周二 八月 27, 2013 10:39 pm

我发现,我选的原文都好短啊,第三个,金缕衣。

张弛04未知学号
墨点子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3-03-02
年龄 : 18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张弛,三首诗改写,可能有些晚

帖子 由 张弛04未知学号 于 周二 八月 27, 2013 11:12 pm

有一个人劝告你,他语重心长的对你说:“不要珍惜你那套金缕衣,你买他是干什么的?不就是为了显摆自己家里有钱、自己有多高贵么。既然是为了显示高贵,那么你把这么贵重的金缕衣收藏起来干什么?买了就穿呗!如果不穿,那你买的这个金缕衣岂不是失去了它原本的价值么?如果他失去了原本的价值,那么你还留着这个金缕衣有什么用呢?反正早晚会坏,穿也穿不了几个年头。”
紧接着,他又开始了另外一种教育:“钱是可以挣得,所以金缕衣是可以攒钱买的,但时间是不会等待一个人那缓慢地脚步的。他随处可见,而又行踪不明,有时在你的碗里,有时在你的房门口,可是却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抓住他,把自己的时间要回来,只是在不停地虚度每一天,所以青春只有一次,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一定要学会,及时行乐,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因为有很多在小时候去做,会觉得非常有意思,但当你长大了的时候,你或是想做却又不敢做,又或是你已经不屑去那样子做,总之,你会错过很多一生中都难以经历过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长长的叹息了一下:“唉!想当年,在我年轻的时候,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去做,但我却装出一副大人的样子来,说‘你也不看看,现在我们都马上要成为秀才了,但是你们却在这里玩什么游戏!我都替你们感到悲哀!’结果我因此失去了朋友。我最近才明白,什么样的身份并不是一定要代表什么样的人,我已经对我当初的行为感到后悔了,可是这件事却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如果你想干一件事的话,就不要退缩,直接去干不用管其他人的看法,也不要因为拉不下面子而浪费了这宝贵的机会。最后一句话: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张弛04未知学号
墨点子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3-03-02
年龄 : 18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