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4班 李硕 三首古诗改写

向下

初一4班 李硕 三首古诗改写

帖子 由 4班 木子石页 于 周四 八月 22, 2013 12:28 pm

《临江仙》改写

    长江之水,奔流不息。奋勇向东,不曾回头。
    每一滴长江之水就这样义无返顾的奔向大海,使自己更加渺小,变为茫茫大海中毫不起眼的一滴水,渐渐淡去。从古至今,有多少英雄好汉像长江之水一样奔涌向前,勇猛的拼搏着?但他们在历史长河中依然显得那样渺小。
    拼过去了,历史将记住你,你就是翻腾最猛的浪花;若没有太大的作为,你只能被历史所忽视,但你终究是做了些什么。无论最终成功与否,历史只是记录下来的,一经毁掉,名字与作为也就不复存在了,争这些终究是不长久的。长江不停流,但人们也总是看着、望着,不会永远的记住哪一滴水。
   
    时间在变迁,世间亦一直在变,但不变的是那耸立的青山,不为世间所动,它宽容的让人们在它的肩膀上乘凉,和与世无争的隐士为伴。它静静地看着人们走过的路,不论是辉煌的,还是没落的,都是那样漫长,就仿佛人们在看着奔流的长江。
   几十代、几百代、几千代人都看着同样的太阳,日出,日落,不断轮回。夕阳还是那般火红,但世间却是物是人非了。
 
     白发的渔翁和樵夫同在江中船上观青山之耸,望夕阳之艳。他们看惯了这日月的变化,争或是不争,赢或是不赢,有何必要?还不是像奔向大海的一滴水一样渐渐淡去?人活这一世,不与世相争,便是最平和的心境罢!
     但是,不与世相争,不代表从此自己便是无所事事的闲人。那些争锋的人只是想争到比较好的位子,但只是比位子低的人更好一点罢了。真正能够超越所有人的人,是默默地把自己的视野放宽广的人,但那个人本身却不追求名利。
渔翁与樵夫多年未曾相逢,今日难得一见,世间的争端都是过眼云烟,不如在这美景之上痛快的喝一杯酒,而古往今来这么多的是是非非到成为了他们饮酒时的乐子了。
   
    每个人来到世上,不可缺的就是他存在的价值,能为当世做些贡献,即使自己如一滴水淡去,也是一场不错的人生啊!
avatar
4班 木子石页
墨点子

帖子数 : 51
注册日期 : 13-03-02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初一4班 李硕 三首古诗改写

帖子 由 4班 木子石页 于 周四 八月 22, 2013 7:30 pm

《终南别业》——王维    改写

      我中年以前在朝中当官。过了中年,我便看透了世俗的阴暗一面:唐朝虽繁盛,但人的虚荣心与争权夺势还是存在的。那些身处在皇城中的人们为了官位而勾心斗角,我已看惯了,也看厌了。我身心疲惫,于是我终于把心放平,我找到了自己的信仰——佛教,我开始信奉佛教。到了晚年我来到终南山隐居,定居在南山的边陲。在这里享一享平和自然、没有约束的生活。
     
在这静僻的山间,几乎没有几户人家,因此常年也见不到人。有时赏景的兴致来了,也只能一个人游走山间,天上的云倒映在江面,树木高大冲天、枝繁叶茂,花儿大片大片的怒放,花香若美酒令人陶醉,垂柳在江边照着镜子为自己梳妆。观着这绝世美景,也只能自己一人享乐。

有诗为证:
山清水秀鸟儿鸣,
青天白云触可及。
柳垂映水花香醉,
好景只得自心惜。

     行船随波直流,流向哪里也没有在意。不知过了多久,我正望着美景,心中愉悦至极,船却止于水中,在平静的江边上荡起一圈圈涟漪。原来是来到了江的尽头。眼见前方没有了路,不需返回,坐下来仰望着广阔碧蓝的天空,看着那姿态万千的云,触景生情,不禁感慨万分。我的思绪随着白云缓缓地、静静地在空中挪移。
     
一天我正在这寂静无人的山林中游走,居然遇到一位老者。平日里也见不到人,今日偶然相遇,便是缘分。我们畅谈了起来,即使谈遍了山林的美景,也依然话不止。我心中甚是欢喜,与老人说说笑笑,我们真可算是情投意合啊,言语间全无世俗的喧闹之气。与老人谈话间,我感觉时间是那样飞快地过去,谁都不希望对方辞别。天色渐晚,本该归了家,我却已经忘记了归家的时间了。


——4班  李硕
avatar
4班 木子石页
墨点子

帖子数 : 51
注册日期 : 13-03-02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初一4班 李硕 三首古诗改写

帖子 由 4班 木子石页 于 周日 八月 25, 2013 9:38 pm

《渔家傲》——范仲淹    改写
   
率师来到西北边疆平定西夏叛乱已有几年了,现在这里已是秋天。家乡的秋天,田里的粮食和瓜果成熟了,忙碌的身影也多了,家家收着粮、纺着布,真是一片祥和安宁的沃土;而现在,边疆的秋天里,却总是硝烟弥漫、战火不断。想来家乡的秋景和这里终究是不一样的。
   
一群群列队整齐的大雁向着衡阳飞去,没留下一丝眷恋。是啊,这种战乱不止的地方为何要留下?谁不向往着平静温暖的地方呢?
   
号角声在四面八方不断地吹响,这战争的号角为何就不能早些停下,好让我早点回到思念的故乡。从这一声声的号角中,我听出了无尽的悲凉。这其中包含着我自己心中的思想之感,也包含着无数被迫征战的士兵。     也许想要战斗的,只是那些野心大的将领,而那无数的士兵只得服从,他们在平时一丝一毫的言行举止中诉说自己的悲伤。
   
千万座山隔着我的故乡,无尽的思念是否会被高耸的山所挡?
   
在这重重叠叠的山峦中,点起的长烟绵绵向上飘去,与天上的晚霞相接,火红的落日映照着城门紧闭的孤城,城内外散发着荒凉的气息,孤独而凄楚……我们的处境就是如此。

饮酒一杯,这酒带有淡淡的苦味,这是边塞生活的艰苦。我深深地思念着家乡。几年过去了,可边疆还没有平定,燕然山上也没有刻上我的功绩,这么慢慢无期,也不知何时才能回到家乡。
   
羌族的笛声悠然入耳,似传千里。寒霜铺洒在大地之上,冰冷寒心。
   
边疆出征的战士们夜晚不得入睡,征战多年,战士们头发渐渐白了,体力渐渐衰了,这战事何时了?只怕是还不得乡,在外长眠了。悲痛和思想的泪水怎能忍住?战争使百姓无家,战士死的死、伤的伤,归乡谈何容易?

——4班   李硕
avatar
4班 木子石页
墨点子

帖子数 : 51
注册日期 : 13-03-02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