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七班 苗依依 改写永遇乐、临江仙及渔家傲

向下

初一七班 苗依依 改写永遇乐、临江仙及渔家傲

帖子 由 云烟 落雪 于 周三 八月 21, 2013 12:44 pm

1、《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辛弃疾
在我调任镇江知府后,我时常感到力不从心。表面上看,朝廷上下似乎对我青睐有加,但我又何尝不自知,那只不过是利用我主战派元老的招牌作为号召而已。我固然支持北伐抗金,但独揽朝政的韩侂胄轻敌冒进的作法,又使我感到忧心忡忡,我总是认为应当做好充分准备,绝不能草率从事,否则难免重蹈覆辙,使北伐再次遭到失败。六十六年的时光太过漫长。就算我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我也很难再有所作为。
一天,我登上京口北固亭,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读过的史书。看这一席江山如画,波澜壮阔,宏伟无比,却再也难以找到一个可以与孙权比肩的英雄。我还可以依稀地看到当年歌姬演出的楼台被雨水和冷风吹打得破败不堪,可英雄人物就这样随着世人的记忆渐渐淡漠了。树枝交相掩映的青石小巷,斜阳薄暮,安静平凡,却是武帝刘裕的故居。想当年他金戈铁马,身着戎装领兵北伐时,又是多么勇猛!
我登上亭阁,仍能清楚地回忆起四十三年前烽火连天、狼烟四起的场景。而当年拓跋焘的行宫外,竟也有很多百姓在祭祀,乌鸦盘旋着啄食祭品。还记得廉颇年迈之时被免职,行至魏国,仍食米饭一斗,肉十斤,以示尚可用。而当他在异国他乡孤独终老,悲叹“我思用赵人”时,又会是怎样的一种哀伤。他的壮志最终也未能实现,正如我报国无门,只能等待,等待这南宋的终结,等待亡国之痛粉碎我的最后一丝希望。
2、《临江仙》杨慎
波涛滚滚的长江水奔流不息地冲向东方,多少英雄豪杰就像江水泛起的浪花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的功名与成就,只不过是一场空梦,转头便逝,一并消失在漫漫年华之中了。可当年的巍峨青山依旧伫立,那一轮红日,也依旧东升西落,亘古不变。
屹立于江边的白发隐士,看惯了这四季的流转,时光的消逝,任岁月苍老着年华。只是有时难得与老友重逢、相聚,痛快淋漓的畅饮一壶浊酒,古往今来的是非对错,就都付诸于人们的一场笑谈之中了。在这世间,永恒的不是功名利禄,而是崇尚的精神。
3、《渔家傲》范仲淹
边塞的秋天终于来临,以往的风景也大不相同。天空中,向衡阳飞去的雁群毫无留恋的情谊。边境特有的声响和着军营的号角响起,为这萧杀的秋天徒增一抹悲凉。我一身戎装伫立在土坡上,看远处重重叠叠的万丈险峰。血红的斜阳下,一缕孤烟在寒风中慢慢消散,带走了最后一丝余晖。千疮百孔的城门依旧紧紧地闭和,但是我们心中都明白,它不会再闭多久了。
卸下战袍,独斟一杯陈年佳酿,借以安慰自己的思乡之情,却不料酒落愁肠愁更愁。我迫切的希望回到远在万里之外的家乡,可战争没有结束,家乡,只不过是个遥远的梦罢了。羌笛的声音十分悠扬,却有着无法触及的哀伤。我走出营帐,看外面落霜满地,月光清冷的笼罩着辽阔的大地,不禁忧思万分,又怎能安然卸甲伴枕眠?朝廷***,败多胜少,我们只能坚守以稳定大局。然而,这边防总有一天会崩溃。但我们在出征前,已经做好了不归的准备。
风扬起我花白的头发,我叹了口气,转身回帐。不知今晚,又会有多少战士将自己的泪流进这冰凉如水的夜色之中。
avatar
云烟 落雪
白纸片

帖子数 : 19
注册日期 : 13-03-01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初一七班 苗依依 改写永遇乐、临江仙及渔家傲

帖子 由 云烟 落雪 于 周三 八月 21, 2013 12:44 pm

***原本是腐 败。
avatar
云烟 落雪
白纸片

帖子数 : 19
注册日期 : 13-03-01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