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七班王雨竹假期三首古诗改写。。。

向下

初一七班王雨竹假期三首古诗改写。。。

帖子 由 如果巴黎不快乐 K. 于 周三 八月 21, 2013 12:04 pm

好吧,我知道这是逃不掉的。。这几天我陆陆续续把三首发完。。
主人公通通叫做弥奈,就当做是穿越吧。
Very Happy 


由如果巴黎不快乐 K.于周三 八月 21, 2013 1:16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如果巴黎不快乐 K.
如果巴黎不快乐 K.
白纸片

帖子数 : 24
注册日期 : 13-03-02
年龄 : 18

返回页首 向下

第一个。。《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之 《乐与愁》

帖子 由 如果巴黎不快乐 K. 于 周三 八月 21, 2013 1:12 pm

每天早上,都是那同样的一抹阳光来唤我起床。弥奈揉一揉朦胧睡眼,坐在床上向窗外凝视。不知怎的,这谢眺楼在今天却是如此的吸引人。卷席更衣,便登上了如此高楼。放眼望去,柳绿花红,景象果真如此的清丽秀美。弥奈微微吃惊,她从不知道,这里的景色是如此之美好。
    转身一看,居然有人在这里设宴。或许是弥奈看得太入神了,居然没有发现这里有其他人。这是两个男子,似乎是要互相告别吧。看他们眉眼之间好多苦闷,离情别意是如此的浓重。弥奈打量着他们。他们不时地碰杯饮酒,苦闷之中似乎又写着一分自在开怀。这时,南归的鸿雁乘着那飘渺的万里长风,在天空中驰骋而过,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弥奈转过头,目光看向那鸿雁,这鸿雁似乎豪情满志啊。设宴之人也转过头,若有所思地看着那景象。笑了笑,便又相对而饮。弥奈便不由得默默思索,这两人会是谁呢?好像是有着诗情画意之情调的。
    “你写的文章果如汉代的文学名作一般清新。而我的诗风,也犹如谢朓那般秀丽精美。我们都同样,满怀的豪情逸致,思路高远啊!"一人说。弥奈吃了一惊,这两人莫不是诗人?“总想要去把那皎洁的明月摘下来,如此壮志,却无知音啊。今日遇到了你,转眼间又要离别了。我用宝刀去砍那潺潺流水,那水不但没有断,反而流得更加湍急。如同我的愁意,千绪万端,唉。”说着,那人举起酒杯,开怀痛饮。弥奈听着这一字一句,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如此意境,果然不是常人。他眉宇之间似乎有愁意。借酒消愁,却也不见舒缓,反而更苦闷了。“啊!人生在世,事事竟皆不如意,真不如明天就披头散发,乘一只孤舟,自由自在地在江湖之上漂流好啊!”
如果巴黎不快乐 K.
如果巴黎不快乐 K.
白纸片

帖子数 : 24
注册日期 : 13-03-02
年龄 : 18

返回页首 向下

继续纠结啊。。第二个是《渔家傲》之《酒与泪》

帖子 由 如果巴黎不快乐 K. 于 周三 八月 21, 2013 10:56 pm

弥奈站在一座座重重叠叠的山峰上,寒霜已经洒满了大地。环顾四周,空无一人。四周静寂无声。弥奈心慌,自己这是在哪?无奈,踉踉跄跄,径直向前跑去。
跑着跑着,她发现这竟是如此奇异的一番景象。她似乎是在边境上,但却不是她想象那样的满地黄沙,寸草不生。天空中,向衡阳飞去的雁群鸣叫着。弥奈缓慢下脚步,抬头远望。大雁本有情,却头也不回地飞走,似乎对这片土地毫无留恋的情感。弥奈抿一抿唇,继续向前走去。半晌,突然停步——
她听到了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号角之声。略吃一惊。
也并不是没有听过号角的音色。只是,这号角的声音中,却是满满的悲戚。弥奈忽然想起了家乡。望向西方,才发现,日头快落了。
山峰里,飘渺的长烟直上落日,只见那孤零零的一座城门紧闭的城。弥奈觉得寒冷,便抱紧自己,向着那座城走去。她害怕地望向周围的一切,这里让她感到无地自容。
到的时候已是半夜。这座城立在她的面前,给她带来了一股莫名的寒意。弥奈打了个寒战,敲了敲城门,却无人应。她靠着城墙慢慢蹲下,顿感绝望。这时,她却隐约听到有人在流泪啜泣。那是征战的将士们。她闻到了一股甘甜的陈酒味道。便明白了:这是远征的将士们在思念家乡哩。毕竟还没有什么功绩,何时回家也无法预计。
不知何处,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伴随着这笛声,酒与泪顿显凝重,又添一抹凄婉。是啊,在这深夜,征人们仍不能入眠。弥奈闭上双眼,隐约,却看到了将士们,愁白了头发,流下了眼泪。
弥奈沉入睡梦。

再醒来时,自己蜷缩在被窝里,眼边有泪痕。挣扎地坐起来,才发现这一切只是一个梦。自嘲的笑一笑,自己整天在想些什么,居然会有这般的梦。望向窗外,那轮初日,与梦里之日却是大不相同了。

如果巴黎不快乐 K.
如果巴黎不快乐 K.
白纸片

帖子数 : 24
注册日期 : 13-03-02
年龄 : 18

返回页首 向下

最后一个。。(~话说。。写的有些。。好吧我不说了。。)《扬州慢》之《盛与衰》

帖子 由 如果巴黎不快乐 K. 于 周五 八月 23, 2013 8:04 pm

淳熙年丙申月的冬至那天,弥奈乘着马车踏上旅途。途中,经过扬州城,一时兴起,便往城中去了。途中,放眼望去,见那夜雪才刚刚转晴,满地的荠草和麦子如同那野兽一般,似乎吞噬了这片土地。进入扬州,却是一片萧条。弥奈停下马,欣然地走下马车。见那寒冷的河水还泛着碧绿,天色渐晚,城中响起了凄凉的号角。弥奈不觉感到心中悲凉——扬州城今昔不同往日了。转念,弥奈想起了那一首已在口边的词。一直理解不透那首词,今日却更透彻些了。千岩老人认为这首词有着《黍离》的悲凉意蕴。弥奈淡淡一笑,低下头,兀自沉浸在自己的境界里。
    记忆中,扬州是淮河西边十分著名的大都城,曾经的竹西园林风光是那样的艳丽,而今日也破败下来了。弥奈解下马鞍,准备在这里稍稍停留。放眼这个当年被小杜称为春风十里的扬州城,郊野上到处都是青青的荠菜与麦子。自从金胡兵马进攻江南之后,扬州城那荒废了的楼台池苑与那苟存的高低树木,最不愿谈起的,便是那兵乱所带来的灾难了。转眼又至黄昏,悲凉凄惨的号角声在空荡的城池上空响起,心头便不觉掠过阵阵寒意。
    当年,杜樊川有着那样高超的鉴赏才能,若他今天重来此地走一趟,他也一定会大吃一惊吧。就算他能够写出豆蔻少女一样精美的文字,也能够描绘出那青楼美梦的诗意境界、人间天堂,如今也难以表达出心扬州城今非昔比的深深感慨之情吧!那曾经的二十四桥依然还在,桥下的江中波纹依然荡漾着,头顶冷冷的一轮月依然如此凄凉。却叹那桥边的芍药花,谁知道它每一年都在为谁开花呢!
如果巴黎不快乐 K.
如果巴黎不快乐 K.
白纸片

帖子数 : 24
注册日期 : 13-03-02
年龄 : 18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