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改写BY宋嘉泽 啊哈亲爱的老师这七百字好难凑orz

向下

《水调歌头》改写BY宋嘉泽 啊哈亲爱的老师这七百字好难凑orz

帖子 由 S.J.Events[四班 宋嘉泽 于 周一 六月 10, 2013 7:38 pm

我弟弟是个忙碌的家伙,正如杜甫一样。这次的中秋节聚会他一如既往地没有来。按理说我应当习惯了才对,我——我想我是习惯了,但我仍不免感到失落。他早该意识到的,做官就意味着多少年都不能回到家里一次——我亲爱的好弟弟啊。
那天晚上我确实喝了太多酒。当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月亮竟已经顺从地呆在天上了,而我竟都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升起来的。“喂——嘿!你!你你你——你是什么时候出来的?嗯?准是偷偷摸摸地跑出来的——哈哈!我就知道!”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冲着天莫名其妙地不知在胡言乱语什么,端起桌子上只剩下半杯的酒一口咽了下去。“嗯!干杯!还有——还有那个住在天上的家伙——哈哈!你过得挺好吧?你那边也是丙辰年?”我轻飘飘地迈着步,似乎在跳一支不需要音乐的歪歪扭扭的即兴舞,地上还有我黑乎乎的舞伴在随着我的步伐起舞,“我到你那边看看怎么样?不——你那边太冷了——还——还太无趣了!天上可没有我弟弟陪我!我弟弟——”我被自己吓了一跳,我弟弟?我混乱的思绪仿佛一下凝结了。我弟弟?他——我想他在人间也没办法陪我。我无言地低下头。天知道我有多想他。那么天上与人间又有什么区别?
苏辙令我醉意全无,月亮似乎也识相地收敛了过于明亮的光线,换作雨雾般的柔光淡淡地打在我脸上。我冲它无望地摇头,就算你也愿意作弄人——你明知道这一年我们本不能团圆的。你似乎高高在上地嘲笑我,连你都变得圆而无缺,而我与苏辙却仍无法团圆。但——起码你是我与苏辙唯一的一丝联系——我望着这月亮的时候,苏辙大概也在望罢——罢了,又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令人满意——月亮本身也总有不圆之时。該适当地满足,起码我们能共享这月光。而苏辙与我相聚千里也总能望见这美好的月亮,也许在月亮上的某一点,我与他的目光能够相交,也就算是我与他团圆了吧。
avatar
S.J.Events[四班 宋嘉泽
白纸片

帖子数 : 11
注册日期 : 13-04-2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水调歌头》改写BY宋嘉泽 啊哈亲爱的老师这七百字好难凑orz

帖子 由 S.J.Events[四班 宋嘉泽 于 周一 六月 10, 2013 7:47 pm

啊哈704个字老师您不用数了我已经数过了!就是我似乎把苏轼写的有点精神错乱就是了。
avatar
S.J.Events[四班 宋嘉泽
白纸片

帖子数 : 11
注册日期 : 13-04-2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水调歌头》改写BY宋嘉泽 啊哈亲爱的老师这七百字好难凑orz

帖子 由 S.J.Events[四班 宋嘉泽 于 周六 六月 29, 2013 9:50 pm

人工置顶!
avatar
S.J.Events[四班 宋嘉泽
白纸片

帖子数 : 11
注册日期 : 13-04-20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